關于我們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 | 新聞中心 | 城市規劃 | 旅游文化 | 節慶會展 | 飲食文化 | 禮儀習俗 | 文化遺產 |文化藝術 | 城市人物 | 城市形象 | 文化交流 | 文化產業
·有度建設肖珍出席第四屆東·58到家小時工分享真皮沙·DxO第一,刷新A+12·牧心者牧天下——記羅鎮城
  中國城市文化網首頁 > 城市人物 > 人物故事 > 正文
郝景芳專訪:我是一個不完全的科幻作家
  中國城市文化網  時間:2020-6-15 16:42:47      來源:澎湃新聞    收藏本頁
      

作者|張丹丹

1984 年出生于天津的郝景芳,有著多重復合的背景。先是以優異成績考入清華大學學習天體物理,后從經管學院博士畢業,入職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成為一名青年經濟學家。又以科幻文學雨果獎得主為大眾熟知、現在是兒童通識教育項目“童行學院”創始人,同時它還是兩位孩子的媽媽。對于她來說,她很愛干這種“打破邊界”的事。

在外界看來,她是一個跨界身份的作家,但在她那里,那些身份和作家是同等的,事物之間,學科之間沒有邊界。包括作家應該是什么樣,那也是外界的設定的。這種特質,從她的作品就能看出,她很難被歸類,她是一個非典型的純文學創作者,又是一個不完全的科幻小說家。她是一個樸素的自然主義者,自稱有點宿命論,又絕不相信有什么神的存在。她有著自然科學、理工科背景熏陶下的對于客觀真理的確信不移,也有著對于更普世的人的真實困境的關懷思索。

我希望身上“科幻作家”這個標簽,能更寬泛一點

鳳凰網文創:自從這幾年你獲獎,以及劉慈欣《三體》的巨大影響力,可以說科幻小說出圈了嗎?中國的科幻小說界,目前的發展情況怎么樣?

郝景芳:我一直都寫了好多非典型科幻、邊界非常模糊的小說。我自己其實就還挺想干這種破圈的事的,我們做的有一個自媒體叫“折疊宇宙”,我們當時定義說,折疊這個概念就是人都分成了一個一個的小宇宙,每個人只在自己的小宇宙里面生存,不同的小宇宙之間沒有往來,沒有交流?苹萌Φ娜怂麄兏膶W圈的人沒有一點交流。這種情況下我想干的事就是打破這種折疊宇宙,沒有邊界之分,能夠真正穿越不同的宇宙,那個自媒體有很多科技、文藝、科幻不同領域的一些探索跟嘗試。

總的來講科幻文學還是相對偏小圈子的事情。在西方其實科幻文學相對純愛小說,吸血鬼之類的類型小說,還是小眾的,主要確實有一定的閱讀門檻,讀起來會有點難度。只不過這兩年確實有很多新的嘗試,包括有一些漫畫、影視、動畫也開始在做了,未來的話我還是相信會越來越大眾。

鳳凰網文創:新書《長生塔》,跟你之前的作品比顯得沒有那么科幻了。這是一個轉向嗎?

郝景芳:新書是現實主義的,不是科幻。我其實以前一直都是寫一半的現實主義,一半的科幻,上一本長篇小說也是現實主義文學。我還是希望把自己當成一個文學創作者,所以現實主義小說創作,散文創作,包括兒童文學作品都會去做。我蠻想讓我的這個標簽更寬泛一點,我就是普通作家,不完全是科幻作家。

                                    郝景芳著《長生塔》由貴州人民出版社出版鳳凰網文創:新書里很關注人物那些“不好看”的人生,為什么會做這樣的選擇?

郝景芳:我寫的人物任何身份和階層都有。我就想寫出真實生活中的那些難以言說的部分,這些困擾每個人都有。很多人很光鮮亮麗,實際上一地雞毛。我覺得文學其實不承擔任何社會責任,文學就是藝術品,不一定必須是批評或批判,也不一定是非要歌頌和贊美,文學最重要的是挖掘,要用非常銳利的角度去把生活最真實的部分呈現和表達出來,不管它的底色是亮色還是暗色。

我往往感興趣的一些題材都是這個人的身上或者這個人的故事,有一些難以解決的部分,比如模棱兩可的、有爭議的部分,或者是非常兩難的抉擇,或者真的有一些無奈的地方,這樣的人物故事,會有張力,我也會很觸動,就比較愿意去寫。

鳳凰網文創:你會自己代入嗎,還是會更加保持抽離?

郝景芳:寫每個角色我都試圖代入,起碼能夠理解這個人的張力部分,有些故事題材很好,但我就是有點代不進去,寫出來就假。之前我聽過一個關于很年輕的女孩子的故事,她去做偽證,造成另外兩個人進監獄,這個故事其實非常生動又意味深長,但是我就是寫不好,就一直放在那。其他的故事哪怕里面的人跟我的生活差得很遠,我還是能代入,用他們的人生視角去寫。

鳳凰網文創:你這些即使是現實主義的小說,跟傳統的文學作品比,我讀起來也是很異質化的。

郝景芳:因為我不是學文學科班出身,我只是從我自己的角度去感受,帶上了我自己的理科生,或者一些工科的背景。我喜歡看書,也喜歡自己去琢磨,可能確實有點來自圈外人的異類吧。我想自己的寫作范圍能夠寬一點,寫我能看到的世界,而不是特別希望寫作只關注在我一個人身上,其實我的寫作還沒出現過自己的生活。

鳳凰網文創:因為你還創業,每天生活繁忙,這些故事是在什么狀態和環境中寫成的?

郝景芳:在哪都可以寫,我的寫作很多時候是會在一個非;靵y或者快節奏的狀態下,有很多故事都是途中寫的,比如坐飛機,火車站等車,比如說在黑暗里面寫,半夜、凌晨等等。沒有那種說在大窗戶前走來走去閑待著的時候。我基本上都是得整個故事都在心里面了才開始寫。 在構思階段,我原來會記很多碎片的東西,現在更多是有意識地去畫一些結構圖、提綱等。其實關鍵就是人,你到底想要寫的這個人是誰,他的特點、情感、掙扎、心結是什么,這些東西基本出來的話也就差不多了。

我沒法封閉,每天業務都挺忙,有大量新信息進入腦海,我們做兒童教育,現在既要做課程內容,又要做很多用戶服務,以及商務溝通等等。這些對于我來說都是新的信息,也許以后會轉化成寫作素材,這些都需要一定時間的沉淀和醞釀的。

不看重身份,也從來不覺得有邊界

鳳凰網文創:不少作家是獲了大的文學獎項,可能開啟了專職作家之路,你為什么沒有選擇這樣一條路呢?

郝景芳:我覺得作家就不是一個職業,要是每天光寫小說,那寫著寫著還有什么可寫的呢。作家應該是一種狀態,你在任何一個場合下,都有一種去觀察,去捕捉,去吸收,去消化,然后去記錄,去表達這樣的一種習慣,也不局限于說我是在工作還是在生活,這里面任何一個片段都可能是寫作的靈感來源。我還是會需要持續不斷的各種各樣生活的浸潤,見到更多人,了解更多關于這個世界的很多的信息,將來再用某種方式來表達。

鳳凰網文創:你的學習經歷、職業生涯都相當跨越,你怎么看待自己的多重身份?

郝景芳:我其實一輩子都是在做我自己感興趣的事,我也不覺得這些身份之間有什么沖突,只不過是不同的階段我可能感興趣的事情不太一樣而已,都是我的理想我才去做的。

我只能說這些學科也好,經歷也好,都不是毫不相關的孤立的小島,你做任何一個完整的事情、項目,想要做好,一定都是多學科背景復合的,不然的話肯定會受挺大局限。包括我寫小說,都得用到過去很多物理學的知識,天文學的知識,歷史學的知識,經濟社會的知識等等。再比如我們現在給小朋友做課程,我自己作為教研總負責人,要調動我過去所有的學科背景,我才能搭成這樣的課程框架,給其他老師做教研上審稿。我還得把作家的背景調動出來,才能去寫我們課程本身帶的劇情。因為我有科幻的背景,會讓小朋友穿越時空,解決宇宙里的問題等等。另外我還得有一定經濟學的訓練背景,我才會知道這個市場是什么樣的,商業社會是什么樣子的,市場定價、市場銷售是什么原理等等。

鳳凰網文創:所以在你身上一直有打破邊界的特質或者性格。

郝景芳:主要是我從來不覺得有邊界。很多邊界都是人為設置的,這些事情本身內部都有相通的地方,比如物理里面基本原理,壓強的原理,我真的就是拿來思考經濟問題,它就是這個世界的基本原理。但是我們學校的學科設置上,增加了太多人為的壁壘,使得學藝術的人一點科學都不接觸,很多時候這些學科內部應該在最基礎層面上是打通的?赡茉谀懵殬I發展上,可以專精到某一個方面,但至少從知識的學習,對于世界的理解認知角度上應該是通的。

鳳凰網文創:你最看重你的哪一個身份?

郝景芳:我對自己的身份定義一直就是一個創造者,但是不一定只創造小說這一種東西。我現在在做“童行學院:時空之旅”的APP產品開發,我自己就是產品總監,從創意到設計、到課程的框架,到最后美術風格,到產品具體開發這些都是我帶領團隊來的。這也是我的一個作品,它和文學是不同形式的而已。創作過程是類似的,先有一種感覺,然后有一個創意,再把這個創意逐步變成一個可執行的一個方案、計劃。

我絕對不看重這些身份,我肯定是因為這些事情是我的夢想我才會去做。這些身份跟我作家的身份是同等重要的。但是我這輩子只做創意類的工作,只做從無到有的事情,不做任何我自己覺得無趣的事。

相信這個世界本質上有一些不以人意志為轉移的抽象真理

鳳凰網文創:你對未來的科技發展,包括你之前寫文探討過的“人工智能”是一個什么樣的態度?

郝景芳:科技發展它的很多趨勢是必然的,跟我們的態度沒什么關系。比如說一些人工智能的發展趨勢、生物科技的發展趨勢等等,就像是智能手機它一旦來了,就不會退回去了一樣。它是一種進步,能帶來便利,但它同時肯定會帶來人的異化,過度依賴技術,會造成涉及隱私、安全性的問題,也會造成人自身之間溝通交往的問題、貧富分化差距、認知偏頗的差距等等,但這是很難去避免的,即使警惕也沒什么用,我們能做的事情很有限。

鳳凰網文創:人工智能的這個時代多久會來?

郝景芳:十年吧。我說的不是指人工智能它要全面超越人類或者取代人類,那個還遠了去了。我說的是指人工智能科技應用到我們生活中各種各樣的地方,我們都會很依賴它。就像智能手機,但這不代表說智能手機統治了人類,也不代表智能手機就比人類全面都強。

鳳凰網文創:你是怎么看我們生存的這個世界?包括你對人生有沒有一些看法?

郝景芳:我其實有點負面。像剛才跟你說的一些問題,我對于未來的判斷可能未必算得上樂觀,有很多時候是有點悲觀傾向的。我們生存的這個世界在我們最近的這二三十年不會變好,甚至可能會變得越來越糟糕,就是國際形勢、經濟環境、發展勢頭,都會朝不樂觀的方向去發展吧。但那不可能避免,我也都能接受。

人其實是很渺小、很脆弱的一種生物,人生也很短暫。自然界它有很多內在的法則和規律,都不依賴于人在運轉。包括人本身的行動、這個社會發展的規律,也都是順著這些自然法則在走。比如越堆越高的沙堆什么時候會倒塌,車禍發生的頻率,人類社會崩潰的頻率,海螺怎么生長,雪崩如何發生,人類社會崩潰的頻率,都在同樣的數學規律之下。人類對它的影響都是一些波動和擾動。必然發生的事情就是必然發生的。

鳳凰網文創:因果關系其實也是非常小的一部分嗎?

郝景芳:因果關系這事你看怎么說了,就是我們日常認為的很多因果關系,它其實都充滿了偶然性。那些真正的因果關系就是能被數學公式所歸納的一些關系,你又經常會找不到真正直接的原因,而是它會有一些是可隱藏的數學規律。

鳳凰網文創:畢達哥拉斯學派“萬物皆數”?

郝景芳:萬物的本質皆數,我是還挺是這個方向的自然主義者的,數學跟計算沒關系。沒有什么神,即使是神也是要按數學來運行的,沒有什么超自然的東西在左右著我們。其實數學不是工具,數學就是本質。所以我是會去相信這個世界本質上有一些不以人意志為轉移的抽象的真理,而數學就是這些抽象的真理本身。

隨機性本身也是一種數學,就是你日常每天碰見的人、你做事的很多運氣也是符合這個隨機的數學規律,大致上會符合頻率的一些分布。比如說人類社會大概會是怎么樣的人口分布、財富的分布,成功失敗幾率的分布,發生一些事情的周期,像說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這件事情,我都覺得它是有內在數學的。

“育兒焦慮”是因為父母低估孩子的能動性   

鳳凰網文創:現在你的全職工作,兒童教育做到哪一階段了?

郝景芳:我們做“童行學院”通識教育的課程,就是給孩子做科學、人文、藝術等知識的普及,F在就是在線上推廣我們的這個產品和課程,公司大概現在有八九十人,總部是在北京。我們線下全國大概有6個支教的駐點,在吉林、四川、甘肅敦煌還有云南和福建這些地方,去開寒暑假夏令營,都是北上廣深的大城市這些中產家庭的孩子飛到當地去參加。目前大概有二三十萬的小朋友聽過線上的音頻課!巴袑W院:時空之旅”通識課程APP上線四個月之后,已經有超過7萬名小朋友,通過游戲化的方式學習了科學、人文、藝術知識。

鳳凰網文創:為什么想給小朋友去做一些科學人文藝術綜合性的內容呢?

郝景芳:我發自內心地覺得現在的小朋友們,他們一定會活在一個創意的時代。他們成長起來,一定是處處得需要創造力,必須得能夠自己有想法,能有靈活的思維,才能夠活得不錯。只會考試在工作里面會越來越不重要,它甚至就只能幫你夠到一個小門檻,剩下的整個往上發展都得靠創造力。

創造力實際上是一個人能力的塔尖,它得需要一個多層次多方面的積淀,需要有視野,有一些知識底蘊,有一些有意識的思維培養,還需要多去觀摩,然后自己還得多去實踐,在實踐過程當中摸索、總結、反思,還有團隊合作等,這些加起來之后才是一個創造力的呈現。我家倆娃如果他們考試成績很一般,我覺得沒啥,但是他們要是一點創造力都沒有,我可能會有點焦慮,那樣無論他哪個學校畢業的出來了,工作都做不好。

鳳凰網文創:你之前寫過一篇關于你的教育觀的文章,大概就是關于說你和你愛人是清北的,你們能不能接受小孩不是清北的。你怎么看現在這些父母“你追我趕,害怕落下”的育兒焦慮?

郝景芳:這個主要是父母太低估孩子的主觀能動性了,不相信孩子自己能有想法,不相信孩子能夠對他的人生有決定。孩子的人生是他自己的天性決定的,你要是強擰著他的天性的話,最后就是你痛苦他也痛苦,就順著他的天性而為,他是個什么樣的孩子,你就讓他過什么樣的人生。

適合上名校的孩子,從上學的第一天起,他的性格就應該呈現出來就是一個適合上名校的孩子。如果我閨女像我這么要強的話,她自己會主動自推地去學習。如果她能夠跟得上大家的進度,隨大流,她就覺得挺不錯了,那就隨她便吧,她長大跑到外省上個什么動畫傳媒學院,在她那個時代抖音上開個自媒體,做一些有趣的事情也挺好的。只有實在發生的有感受有體驗的個人經歷會對她有影響,但是這個東西真的不是說父母給她設定什么就是什么,你設定了也沒啥用。

鳳凰網文創:那在這種情況下,父母在家庭教育中,應該扮演什么樣的角色呢?

郝景芳:就是支持,支持他成為什么樣的人。我現在帶倆孩子都挺輕松的。只要他不每天過于墮落,不到那個底線的邊緣,在現在的范圍是什么樣就是什么樣。我覺得人生沒有跟不上這么一說,他就是自己和自己比有進步就行了。



頁面功能:【推薦】【字體: 】【打印】【收藏】【關閉

關于我們 | 友情鏈接 | 人才招聘 | 服務內容 | 合作方式 | 會員注冊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2008-2011 citure Corporation, 版權所有 中國城市文化網 京ICP備10054343號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金臺西路2號   電話:010-65017047


湖北11选5开奖5分步走势